新西兰天维网社区

 找回密码
登录  注册
搜索
查看: 118|回复: 0

[随笔] 【牢笼】第10章 - 茉莉花蕊 [复制链接]

Rank: 4

升级  30%

UID
14087195
热情
31
人气
30
主题
18
帖子
19
精华
1
积分
51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21-4-5
发表于 2021-4-8 16:57:12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牢笼】第10章 - 茉莉花蕊

  我呆呆的坐在窗口,看着窗下的行人。我真后悔,刚才我应该阻止她,不要让她一个人去。我是个男人,我应该保护她。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下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挡在她的前面去保护她。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会不会被那个魔鬼欺负,那个魔鬼实在是太可恨了。

  正在这时,我看到了她的背影出现在楼下。她手里还拎着两袋子菜。她抬头望了一眼我的窗口,看到了我,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我笑着向她挥了挥手,赶紧奔了出去开门。听到她渐进的脚步声,我心里很是担心,她不会那里受伤了吧。不,是我想太多了,她总不可能去找人打架吧。

  她出现在我面前,微笑的看着我,还带有一丝得意,「我买了菜,我们晚上家里吃饭吧。」

  她看上去很好,也没有哪里受伤,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我心里很开心,她终于完整的回来了。

  「嗯」,我点了点头,顺便接过她手里两袋菜。她换了拖鞋关了门,直接去了厨房。

  她什么话也没有多说,在那里切菜做饭。我傻傻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推动了我,我慢慢地走到她的背后,伸出双手从背后轻轻的拥抱了她。

  是啊,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这个轻轻的拥抱,说明了一切。

  她放下了菜刀,握住了我的双手,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我没事,别担心。」

  我的眼眶为什么湿润了?是我很懦弱吗?不,不是。是我很感动吗?不,不是。我恨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她。就像小时候爸爸跟妈妈吵架,妈妈在一边哭泣时,我也是这样抱着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妈妈,但是不想让妈妈这么伤心难过,难道我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吗?

  也许在强权之下,每一个人都只能像孩子一样哭泣,要不就选择逃跑,跑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很快,她做好了饭菜,我们在客厅里,面对面静静的坐着,慢慢的吃着。

  我们的话不多,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似乎已经不需要说这么多的话了。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我们相互之间就都明白了。

  「今天我做的菜好吃吗?」,她微笑地对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我会都吃光的。」

  「太乖了,太可爱了。今天你洗碗,我有点累了,想坐会儿看电视。」

  「嗯」

  我一边洗碗,一边回头看着她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突然感觉,好温馨的一个家,真希望她永远都不要离开。

  但她好像没有真正在看电视,我觉得她有心事,而且心里很烦躁。

  我在她身边轻轻坐下,握着她的手,陪她一起看电视。她跟小女孩似的,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流露出一种幸福满足的表情。

  我恋爱了吗?不,这种感觉不像恋爱,甚至超过了恋爱的感觉,我感觉这像是一种亲情。也许我根本不懂爱,因为我根本没有谈过恋爱。但这种感觉我很清楚,那就是我不想和她分开。

  「太晚了,我要回去了。我有点不想动,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多好啊,可我是个乖女孩,要按时回家的哦。」,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还带有一点撒娇的口气。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我很严肃地对她说道。

  「得了吧,你坐在我旁边送我回家,然后我到家后,你自己再坐公车回来,有毛病吗?」,她笑着对我说道。

  「对,我就是有毛病。」,我很严肃地对她说。

  「你在家里乖乖养你的毛病吧。」,说完她起身,准备要离开。

  「你就让我送你一次回家吧。都这么晚了,已经快十点了,我真的不放心。」,我失望的对她说道。

  「你越来越像个大男人了,好吧,那你送我回家吧。」,她开心的笑了。

  冬天的夜晚,寒风阵阵,打开门就好像打开了冰箱一样,出门就好像进入了冰箱一样。

  外面又黑又冷,我们俩紧紧的牵着对方的手。记得上一次在这种情形下,是她的钱包被偷。那时我才知道,每天晚上她回去,路是这么的黑,天是这么的冷。换我都有点害怕,她可真勇敢。

  一路上车辆很少,即使她开车回去,我也真的不放心,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情,那可麻烦了。

  很快,到了她居住的小区。车开到门口,她向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后,便驾车到了自己家。停好车后,她转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你坐公车回去,我不放心。」

  我俩相互注视着对方,停顿的一会儿后,哈哈哈哈哈,两人大笑起来。

  「这,也太傻了吧。」,我笑着对她说道。

  「你才傻!你傻我不傻。」,她捂着嘴笑道。

  「我是个男人,晚上坐公车怕什么?」

  「好吧,男人,那下车吧。你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客气。」,我下车对她说道。

  她下车锁好车门,对我说道,「你等一下,我想送你一副我画的画,我回去拿一下。」

  「好啊!」,我很开心。

  「外面太冷了,你跟我一起进去吧。」,她拉着我的手,领着我向她家门走去。

  我心里很开心,其实我很早就想去她的卧室看看,一定是一个像花园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茉莉花,充满了花香。

  我们刚走到门口,门突然开了,随之传来的是她父亲的声音。

  「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她还没有回来。等她回来,我一定好好跟她谈谈。」

  然后出来一个魔鬼的身影,是他!那个周世军!

  「您别太担心,她一定是一时糊涂,我不会怪她的。」,周世军正礼貌的道别。

  我们两都吓了一跳,因为我们两的手瞬间紧紧的拉在一起,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我为什么要害怕?不应该啊,我不应该害怕的,我还要保护她。

  只见他们转头看到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表情。她父亲似乎是一种失望的表情,而这个魔鬼却流露出一种要吃人的样子。

  只见这个魔鬼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瞪着眼睛说道,「你回来的正好,我和你父亲都有话要和你讲,你进屋来。」

  只见她用力的甩开了魔鬼的手,喊道,「放开我!我不会和你结婚了!」

  她这句话,给了我巨大的勇气和力量,我快速上前一步,挡在她前面,不准这个魔鬼再接近她,我要保护她!

  我和这个魔鬼怒视着对方,我不怕你,我不准你伤害她,我也不准你和她结婚,我……

  我要说的话,还没有想好,我眼前就一黑,怎么了?

  「啊!你干什么!不准备动他!」

  当我反映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地上了,我的脸突然好痛,这个魔鬼!我和你拼了!我……

  我还没有起身,我眼前又一黑,又怎么了?

  「你别打他!」

  我怎么感觉,我的鼻子好酸,我的嘴里怎么还有泥土?!

  我赶紧晃了晃脑子,清醒一下。抬头一看,只见她用力的推开了那个魔鬼。

  我赶紧起身,我要和那个魔鬼拼了!可一阵痛感传来,我起身后,几乎站都站不稳。

  我不管,我今天死也要和这个魔鬼死一起!

  我冲上去,对这那个魔鬼就是一脚,我踢到魔鬼的肚子上了,狠狠的一脚,这一脚几乎积累了我二十年的力量和一生的愤怒。

  魔鬼倒地了!但他恶狠狠的看着我,似乎马上就要起来吃了我一样!

  「快!」,她紧紧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向小区外头跑。

  我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魔鬼,发现他已经快速的起身,向我们追来!

  「小周,先别追了,这样解决不了问题。」,远处传来了她父亲的声音。

  魔鬼停止了追逐,向我们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喘着气。

  这个魔鬼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们一口气跑出了小区。我们并没有停下脚步,我们不约而同的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迎面飞来了鹅毛般的大雪,路人甲投来了惊奇的眼光,两个疯子携手在雪中狂奔。

  终于跑到了公交车站,我们都知道,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看了时刻表,还有最后一个末班车。

  我们大口的喘息着,好累,居然跑了这么远。以前学校里也没有跑的这么快过,她居然跑的比我还快,太丢脸了。

  「天啊,你流血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没吧,我那里这么不经打的呀。呵呵。」,我笑着说道。

  但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我的鼻子和脸,一阵一阵的痛感,越来越强。可能刚才太激动,没感觉到。现在慢慢平静下来了,真痛。

  她双手抚摸着我的脸,眼眶湿润着说道,「别说话,一定很痛,我知道。」

  「不,不痛。就是有点冷,全身都是汉,湿透了。」,我傻笑着说道。

  我看她也满头大汉,一定也湿透了,在大雪纷飞的夜晚,我们俩开始哆嗦起来,冷。

  我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她,我可以感觉到她也在哆嗦,现在她应该可以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吧。

  我的后腰突然一紧,她也紧紧的抱住了我。

  寒风中,我们的脸温暖的贴在一起,我们的鼻子也贴在一起,我们的嘴唇,也自然的贴在了一起。

  漫天飞雪变成了纷飞的花瓣,冰天雪地变成了五彩的花海,寒风刺骨变成了醉人的清香,天寒地冻变成了夏日的海滩。

  这一刻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周围一片寂静,仿佛整个地球上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亲吻着对方。我心里终于明白,我们已经相爱很久了,我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喂,你们上车吗?」,哪里传来的声音?如同一道雷电划破晴空,将我们两从醉梦中惊醒,将两片茉莉花瓣从我的嘴唇边扯开!

  我们俩同时转头一看。不知何时,边上停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司机开着门,坐在驾驶室朝我们无奈的看着,「这辆是末班车,你们不上就没有了。你们上吗?不上我关门走啦!」

  我俩赶紧蹦蹦跳跳的上车,「不好意思师傅,完全没注意到。」

  末班车上没有几个人,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头靠着头手拉着手,一副甜蜜的景象。我似乎已经忘了我身上的伤痛,因为她像一只小猫一样,靠在我的怀里。

  到站了,我拉着她的手向家里走去。命运就是如此的奇妙,刚才我送她回家,结果她现在又和我一起回来了。

  我拉着她上楼,开门进了屋,再次回到了这里。我们俩注视着对方,傻笑着,她的脸上还带有一丝丝羞涩。

  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我觉得她不会走了,她就在我这里住下了,我们就生活在一起了,再也不要分开了。

  我们俩在沙发上坐下,就像刚刚完成了长征路途一样,累的精疲力尽。

  「你还痛吗?我看看。」,她抚摸着我的脸。

  「不,不痛,怎么会呢。哎呦,轻一点。」

  「你看看,满嘴还都是泥呢,赶紧去洗一下吧,还好伤的不重。」

  「哈哈,你的嘴上也都是泥。」,我指着她大笑道。

  「啊!都是你弄到我嘴上的!」,她摸着脸去照镜子了。

  「你洗个热水澡吧,待会儿别生病了,我给你去找一套我的睡衣。」,我走进衣柜,拿出一套我的新睡衣,其实我和她差不多高。她穿着应该刚好。

  「有吹风机吗?我要吹头发的哦。」,浴室里传来了她的声音。

  吹风机?我从来都不用,我记得我妈以前有个吹风机,于是我翻箱倒柜的把它找了出来。看来家里有个女人,东西就会特别的多。

  「睡衣和吹风机,我都给你放在门口了。」

  「嗯,乖孩子。」

  我转头一看,门口都是她脱下的衣服,有羽绒衣,毛衣,她的内衣,还有……胸罩,内裤!我居然脸红了,她是一个女人,我差点忘了。

  我在客厅里照着大镜子。哇,我好像是被揍了一拳和踢了一脚。嘴角边好大一个黑色的淤青,还破了点皮。整个嘴跟鼻子似乎被踢了一脚,有鼻血流出来过,已经干了,还有一些泥土。这个魔鬼太可恶了。

  「我洗完啦,你去洗吧,洗干净点哦,你身上都是泥。你刚才在地上可是滚了两圈哦。」,她围着浴巾出来了。

  我被她的美艳惊到了,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穿的这么少过,只围了一块浴巾。白白长长的大腿,丰满的胸部,刚刚洗完的长发,整个人就像出水的茉莉。

  「看什么!快点去洗,别待会儿生病了。」,她坐下,开始吹头。

  我傻笑着脱下了外衣进了浴室,感觉家里特别的温馨,特别的热闹,不像以前那么寂静了,进进出出都只有我一个人。

  「你没事吧,还能洗澡吗,要我帮你吗?」,她在门口调皮的问道。

  「没,没事,怎么可能有事?轻轻两下能把我打倒吗?」,我很淡定的回答她。

  「哈哈,还嘴硬,你刚才都被一脚踢飞了!」

  「我那是技术性防御,减少冲击力。」

  「哈哈哈!」

  洗完擦干,穿好衣服裤子,走出浴室,看到她真看着电视,吹着自己的秀发。满屋都是茉莉花香味,真的是如同在花园里一样,到处都是扑鼻的花香。

  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瞬间就变得温馨,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

  「你睡床,我睡沙发。」,我整理了一下床,对她说道。

  「这么冷,你睡沙发吃的消吗?」,她一边吹着头,一边对我喊道。

  「这点冷怕什么?我是最不怕冷的。再说了,难道让你睡沙发吗?没看过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嘛,女生睡床,男生睡沙发。」

  「哈哈!那好吧。」,她捂着嘴在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真是的。」,我拿了个枕头和一条毯子扔在沙发上。

  哎呦!我要躺下了,我还真有点痛,再不躺下,我可能就要挂了。

  「哎呦!已经十二点了。」,她吹完头,抬头一看。

  「那我去床上睡了,你,你不冷吗?」

  「不,没事,很好。我困了,晚安。」,其实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两条腿很冷,我的脚也很冷。坚持一下,睡着就热了,绝对不能丢脸,我可是个男人。

  我感觉眼前一黑,她把客厅的灯关了,我听她的脚步声,进了卧室。我感觉很欣慰,也很安心。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她也受苦了,真的是非常的艰难,现在连家都回不去。我要保护她,我不能让她再受苦,受委屈了。

  我听到她上了床,关了灯,房间里一片寂静,但是充满了花香味,我就像睡在温暖的草原上一样满足。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整个客厅一片朦胧,就像仙境一样。我似乎没有什么睡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今晚她在我家里吧。我感觉很开心,很激动。

  「你真的不冷吗?」,卧室里传来了她的声音。

  我没有回答她,假装睡着了。因为我想让她睡一个安稳觉。我确实冷,但我不想让她知道。

  我听到了她下床的脚步声,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就在我面前。

  我可以感觉到她,她的眼睛在看着我,距离我只有一尺远。因为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茉莉花香味,和听到她的呼吸声。

  她在观察着我,是否是真的睡着了,我静静的闭着眼睛一声不发,想让她知道我已经睡着了。

  她的手伸进了我的毯子里,抚摸了我冰凉的双脚。

  突然,她掀开了毯子,整个人挤了进来和我紧紧的贴在一起。

  「怎,怎么了?」,我睁开眼睛看着她。

  「你的床上好臭,你多久没有洗床单了?」,她微笑着,轻声的在我耳边说道。

  「上周刚洗过。」

  她紧紧的抱着我,温暖着我的身体和腿脚。我冰冷的腿脚顿时感到了烈火一般的温暖。

  「我知道你在装睡,现在不冷了吧。」,她轻轻在我耳边说道。

  我不但不冷了,而且还感到很热,她就像一个火炉一样温暖着我。当然她并没有那么热,只不过是我太激动罢了,毕竟没有和一个女人,肉体接触像这样只隔了一层睡衣。

  「啊,这沙发太小,我要掉下去了。」,她突然喊到。

  我马上猛地抱紧了她的腰,她的胸部紧紧的贴在我身上,同时露出了一丝羞涩的微笑。

  很自然的,我们俩的嘴唇又贴在了一起,温柔的亲吻起来。

  我们的舌头也缠绵在一起,一种令人舒适而轻松的愉悦感。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进了她的睡衣里,在她背部抚摸起来,如此光滑细嫩柔软的肌肤,还带着阵阵茉莉花香。

  我们俩似乎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拥抱着亲吻着,相互取暖,相互抚摸着对方。

  温柔的亲吻过后,我们似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我的手开始抚摸起她的臀部,她的手也伸进了我的衣服里。而且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我下面硬硬的,顶在了她的腹部。

  她调皮的用身体挤压着,摩擦着我的下半身,让我感觉既愉悦又难受。

  我的手从她的臀部移向了她的胸部。好柔软,好温暖,好有弹性的一对乳房。这是我第一次触摸女人的乳房,让我万分陶醉,难以停手。

  在我温柔的抚摸下,我惊奇的发现她的乳头膨胀了,同时她还在我耳边发出呻吟声。

  她紧紧的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臀部,同时慢慢的将我的睡裤拉下。

  当睡裤拉下的那一刹那,象征着男人的那个标志,猛的弹了出来,硬硬的挺立着。

  她的手轻轻的来回抚摸着,让我感到无比的愉悦,并且非常的难受,感觉有一股力量要爆发出来一样。

  我也和她一样,将手伸入了她的睡裤里,果然是女人,没有多出什么不该有的东西,但是好湿好滑都是粘液。

  我轻轻地将她的睡裤脱下,她还配合着抬了一下腰,朦胧的月光照射在她性感的大腿上。

  她猛的抬起大腿,跨在我的腰上,臀部用力向前一挤,一阵爽意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我进入了茉莉花蕊。

  我们俩一起慢慢的扭动着身体,发出醉人的呻吟,如同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般。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在欢快的起舞,和我一唱一合配合着柔美的舞曲。

  很快,我们的舞曲越来越激烈,我们的舞姿也越来越快速。

  我们紧紧的抱着对方,全身僵硬的抽搐起来,同时发出欢快的歌声。

  每一阵抽搐,我全身都愉悦的颤抖一下,随之听到她满足的呻吟。

  连续十多下抽搐后,我们结束了舞曲,但我们还紧紧的搂着对方,轻轻抚摸着对方。

  热,累,呼吸急促,我停留在茉莉花蕊里,不愿出来,渐渐的,我们入睡了。

  俩人相拥的温度很是舒适,如同睡在夏日的茉莉花海中,香甜又不愿醒来。

  从来没有睡的这么舒适,这么香甜过,真不想起来,可是窗边鸟叫声不停,楼下也渐渐热闹了起来,早上了,抬头一看,九点了。

  第一次睁开眼睛,边上睡着一个女人,两人还紧紧的搂在一起,她睡觉的样子好迷人,我第一次看到她熟睡的神态,如公主般甜美。

  我轻轻在她的嘴唇上一吻,真想这样搂着她,一直不要起来。

  她好像醒了,微微睁开双眼,羞涩的看着我,轻声说道,「早上好。」

  看到她这种羞涩的表情,我就本能的想亲吻她,一阵热吻后,她起身开始穿衣服。

  好迷人的身材,好丰满的胸部,好醉人的夜晚,好美的茉莉花。

  「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我给你做早餐。」,她微笑着打开冰箱查看着。

  「天啊,除了我给你买的速冻水饺,什么都没有啊!?」

  「那个,还有方便面。」,我傻笑着说道。

  「哈,得了吧,你。吃水饺吧,没办法了。」,她笑道。

  「我下楼给你去买早餐,你想吃什么?」

  「外头太冷,我怕你冷到,你脸上还有伤呢。」

  「我是男人,怕什么。」,我起身穿好衣服,下楼去买早餐。

  电话铃响起,谁这么早会打电话?我转身接起电话。

  「喂。」,对面传来了雄哥的声音,但有点低沉。

  「哦,熊哥啊!」

  「那,那个,你最近,还好吗?」,雄哥说话断断续续,怎么了?

  「都好,雄哥你怎么了?」

  张芸走到我的面前,跟我一起听着电话。

  「那,那个张芸,你们在一起吗?」,雄哥吞吞吐吐地问道。

  「对我们在一起,在我家里呢。」

  「我,我一会儿来看看你们,好久没看到你们,想你们了。」,雄哥慢吞吞的说道。

  「哦,好的,那你几时过来呀?」

  「我,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走开。」,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哦,好的。」

  挂了电话后,我和张芸相互对视了一眼,流露出一种怀疑的表情。这是雄哥吗?雄哥说话平时可是要激动的喷饭的人,今天说话怎么这么慢吞吞?难道他出什么事啊?

  「那你先别出去了,我们家里随便吃一点吧。」,她一边说一边去厨房烧水饺了。

  我们一边吃着水饺,一边心里总感觉怪怪的,「雄哥一定出事了。不然他不会说话这种口气,而且现在上班时间就急着要过来见我们。」

  「我也觉得是,雄哥不会被牵连上什么事情了吧。」,她思索着对我说道。

  吃完早餐后,我和往日一样,呆呆的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过往的行人。雄哥他应该快到了吧。

  「你总是在这个窗口傻傻的看着,等我回来的吗?」,她洗完了碗筷,倒了杯水走到我面前,和我一起望着楼下的行人。

  「对,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你的笑容,还有你手里拎的菜。」,我搂住她的腰,对她说道。

  两辆车开过来,在楼下停住了。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人,好眼熟啊,这不是主任吗!

  我们俩相互看了一眼,感觉很奇怪。

  又下来一个人,这个人也很面熟啊,对了,这个就是上次吃饭时看到的公安局李处长。

  天呐,又下来一个人,周世军!张芸全身颤抖了一下。

  最后下来的一个是雄哥。

  「出事了!赶紧把家里灯都关了,假装不在家。」

  「鞋!我们的鞋子!把鞋子都拿进来。」

  我们赶紧把鞋子拿进,锁好门,把家里灯都关了。跑到窗口,观察着事态的变化。

  后面那辆车也下来了四个人,有两个还穿着公安的制服,怎么这么多人?

  他们在下面低估着什么?只见他们几个人对雄哥在说话。雄哥慢吞吞的低着头,一步一步的走上我们的单元楼,他们紧随其后。

  我们赶紧跑到客厅门后,可以清楚的听到他们在楼道里的谈话声。

  「是二楼201吗?」

  「对。」,雄哥吞吞吐吐的说道。

  「上去后敲门,自然一点,别给我们捣乱。」

  外面有好几个人的脚步声,突然都停止了,安静了下来,随后听到一阵敲门声。

  「喂!开门,我,雄哥。」,雄哥一边敲着门,一边慢吞吞的说道。

  只见张芸在边上捂着嘴巴,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我们用眼神交流着,那就是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绝不开门。

  雄哥继续在外面慢慢的敲着门,喊到,「你们在吗?我,雄哥,刚刚打电话给你们过的。」

  「他们可能有急事走了吧,不在了。」,雄哥说道。

  「继续敲门。」,边上一个人小声的说。

  只听雄哥继续敲着门,声音响彻了整个单元楼。

  「什么事情呀?大清早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杀人啦?放火啦?吵死了。」,听到隔壁邻居喊道。

  「你们这么多人什么事情啊?」,外面出来看热闹的邻居好像越来越多了。

  「哎呦,公安局的呀,出什么事了呀?」

  「没事,没事,你们都忙自己的。」,这个声音,可以清楚的听出是周世军的。

  「好像真的不在,怎么办?」

  「这样,我们在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先回去吧。老李,你留下两个人在这里守着。看到他们就把他们拷起来,男的关起来,女的押回家里去。」

  「好的,你,你,你们两个在这里守着,别太明显了啊。他们可能从外边回来,也可能一直在里面。」

  「知道了,处长你放心。」

  随后便听到一群人的脚步声下楼去,我们赶紧悄悄的爬到窗口往下看。

  果然他们都上车了,两辆车随之离去,留下两个穿便衣的人。在楼下抽着烟聊着天,堵在门口了。

  「这群疯子,一定是疯了。」,张芸开口骂道。

  「这是要抓我们吗?总得有个罪名吧,能随便乱抓人吗?」,我对她说道。

  「你怕吗?」,她看着我说。

  「不怕,别说是抓了我,就算打死我,我也告诉他们,我爱你。」

  我们俩紧紧抱在一起,我觉得什么都不需要多说了,这证明了一切。我的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她对我说道,「我也爱你。」

  我们俩时不时的看一下楼下的情况,这两个人一直待在那里,连中饭时间到了都不去吃。

  电话铃响了好几次,我们都不敢去接,就怕是个圈套。

  「我们好像也弹尽粮绝了,水饺吃完了,只剩下泡面了。」,我对她说道。

  「那好吧,我们吃泡面吧,我来煮。」,她接过最后两包泡面。

  「别开排风,会被发现的。」

  「知道了。」

  我们吃完泡面,到窗户口一看,这两个人居然还在那里待着。晚饭都不吃了吗?这两个人也是不要命。

  他们在向谁打招呼?我们往边上一看,又来了两个人。天啊,他们是来交换班的,他们要守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吗?那我们不是完蛋了吗?

  「我下去把他们引开,你赶紧跑。」,我对她说道。

  「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不想你再被他们打。我宁愿和你饿死在这里。」,她靠在我怀里对我说的。

  夜幕渐渐降临,外面又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这两个人在楼下来回走动着取暖,看来是要准备守一晚上了。

  已经是晚上一点了,他们还在路灯下徘徊着。他们这体力一看就是当过兵的。

  「要不我们先睡觉吧,明天再说吧,反正我们不出去,他们也没办法,他们总不敢硬闯进来。」,我对她说道。

  「嗯,好的。」,她微笑着对我说道。

  突然,后面阳台上,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窗声。把我们俩都吓了一跳!

  有人在我家阳台上!特工吗?疯了!我们俩蹲下,慢慢的爬到后面去,探头一看。在昏暗的光线下,这个人好面熟。雄哥!

  我们俩立马起身走了过去,打开了阳台门,雄哥就站在阳台上。

  「雄哥,你什么时候会飞了?」,我激动的看着雄哥。

  「飞个毛线啊,没看到有梯子吗?你们家二楼又不高。废话不多说了,你们懂的,我是被逼的,还好你们聪明,听出了我的口吻,没有开门。开门你们就完蛋了,我是来接应你们的。」,雄哥严肃的对我们说道。

  我们往阳台下探头一看,雄哥搞了个梯子,确实不高,一个梯子就爬到了二楼。

  「我看你们两个要不暂时离开一下这里吧,走到哪里都是生活,开开心心的就好。」,雄哥微笑地对我们说道。

  「嗯。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张芸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对雄哥说道。

  「那你们赶快准备一下,时间不多,带上重要的东西,带上钱,银行存折。」

  我们赶紧分头开始整理,穿好衣服。我翻箱倒柜拿出了存折,和剩下的几百块现金。

  雄哥抢过存折打开一看,「2500元!这是你全部的钱吗?」

  「对啊,怎么了?」

  「你们这趟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可是出远门啊。」,雄哥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

  「里面四千元,我的私房钱,我的一点心意,废话别多说,先拿下。」,雄哥把一包信封塞到了我口袋里,并且拉好拉链。

  「谢谢雄哥。」

  「别客气,我看好你们两个。快!爬梯子小心点。」,说完,雄哥先爬着梯子到下面去了。雄哥的身手很敏捷,我看以后应该叫他猴哥。

  我和张芸也慢慢的爬下梯子,我还把家里阳台的窗户给关上了,生怕别人爬进去。

  雄哥把梯子一收,一折,一拎。便带着我们静悄悄的,走出了小区,就跟特种部队一样。

  在小区门口停着辆车,车上有一位女士向我们招手。这个,这个就是雄太太呀。

  雄哥快速打开后备箱,将梯子放进,说道,「快上车,走!」

  我们几个赶紧上车,雄太太直接一脚油门。我们静悄悄的消失在了茫茫大雪的夜色中。

  「你们有什么计划吗?」,雄哥转头问我们。

  「我们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张芸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对雄哥说道。

  「好,那把你们送到火车站。去哪里你们不用告诉我们,希望你们以后都顺顺利利的。」,雄太太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们说道。

  「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雄哥雄太太。」

  「别客气,你们两个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

  很快,我们来到了火车南站,我们和雄哥雄太太握手告别。

  已经是深夜两点了,寒风刺骨,大雪纷飞。记得上一次在火车站是送别我的初恋。而这次在火车站是带着我最爱的人逃离这个城市。好吧,是她带着我逃离这个城市。

  来到了售票处,售票员亲切的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要去哪里?」

  「随便哪里,只要远离这个城市。」

  售票员犹豫了一会儿,感觉很奇怪,敲了几下电脑键盘,皱起眉头对我们说,「半小时后有一个路过的火车开往西宁,你们要吗?票价440元,开一天半。」

  「好,可以,要两张。」,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拿好了火车票,我们在候车厅里坐下。我们头靠着头手拉着手,看着周围的人大包小包,而我们却简简单单的,除了身上这一身衣服,什么行李都没有拿。

  因为我们觉得只要有对方在,其它东西都是不需要的。

  火车准点到达,我们携手进入车厢。望着车窗外茫茫的飘雪,感到无比的喜悦。

  「呜,呜呜,呜。」,随着火车的汽笛声,火车缓缓启动。我们俩幸福的拥抱在了一起。

  迎接我们会是一个幸福的未来,还是另一个更坎坷牢笼呢?他们应该不会追到西宁来吧。

  火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消失在大雪纷飞的午夜。

  未完待续……

我的文章主页:http://xilanmao.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联系论坛客服|广告服务|招贤纳士|新西兰天维网

GMT+12, 2021-4-18 01:59 , Processed in 0.01406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Copyright 2001-2021 Sky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