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天维网社区

 找回密码
登录  注册
搜索
查看: 1265|回复: 11

[汉密尔顿] HALF OF US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升级  54.07%

UID
313619
热情
1791
人气
2492
主题
54
帖子
1251
精华
2
积分
281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2-2-29
发表于 2015-3-23 03:21:47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本帖最后由 benlu 于 2015-11-17 20:10 编辑

写在前面:为什么把这篇文章发在这里,是因为原著作者本人NOEL RODGERS他本人就是哈密尔顿的 ,小说的故事情节虽然有些波澜不惊但是还是相当接地气的;另外天维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POST文学作品的地方。我也是边读边译,刚开始对题材是有些不抱兴趣,但是细读起来觉得很有味道。其实我知道我们中国人来到这里以后因为对英文文学作品消化不良而很多人放弃了阅读习惯,而无法充分利用这里的图书资源,有点可惜。我打算把这部小说花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翻译完,绝不挖坑,让大家走进新西兰本地人的婚姻与家庭。当然我的翻译水平还不是特别成熟,有几个地方可能不会像原文那样有强烈的带入感,欢迎大家的宝贵意见。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

HALF OF US, NOEL RODGERS


第1章   结局就是开始


这是八月初某天上午的十点左右。贝恩斯蒂芬坐在客厅享用着咖啡和香烟。这样的日子令人陶醉。早晨十一二度的温度十分凉爽,但也不是太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贝恩可以看到孩子们在后院那座前一阵子他和镇子上的工匠新装的滑梯上欢笑玩耍。

真是迷人的一天。阳光在卧室窗户下的房前炫耀着光芒,鸟儿在空气中的清脆的味道中歌唱。这一天似乎在说:“尽情享用”。

后院很大,大概有1200平方米,但这也就是新西兰普通户型的平均标准了。屋后的车库几个星期前被漆上了新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换上新颜的车库让整个院落看起来更加规整。


在后院中间的橘子树上有间老树屋。其实就是几张拆除的木箱被牢牢固固的安装在枝繁叶茂的橘树树杈上。它还有一个木制的梯子,供孩子们可以爬到八英尺高的树屋门口。

树屋被混在一起的剩油漆漆成了粉红色,看上去很别扭。而孩子们并不在意。他们认为这很漂亮,因为这是所属于他们自己的树屋,这样他们就可以邀请朋友们来玩。这就是他们享受远离父母管制的自由世界,这不是很酷吗?橘子树的树枝和树叶可以用来躲藏,而且在他们想吃东西的时候可以随时摘下一颗橘子。


两个大点的孩子在后院玩耍,分别是十一岁的戴维和九岁的小妹妹凯莉。其实这时,戴维在树屋里,而凯莉在地面上。女孩子总是不敢爬上梯子,因为哥哥戴维总是在她靠近时晃动梯子吓唬她。他们让人觉得充满了无限的乐趣,任由你可以从凯莉的尖叫声和大卫的笑声中轻易的分辨出他们。


一个四座的秋千竖立在后院的尽头。每当贝恩看到秋千,他都心里暗自得意,笑容泛上嘴角:“这是我造的!”然后,他会想,怎么还有一些零件余留下来,他们不是应该被组装成一体吗?

带有两个单人座加一个双人座的秋千,还有副滑梯,都是原先都装于同一个套装箱中的。那是去年圣诞节时候的礼物。蓝色的箱子和黄色的配件并未被丢掉,依然如刚开封那天那样明亮光泽。也许如果遵照包装纸上的说明,贝恩会更容易知道其余备件应该安在哪!当时贝恩的妻子莎蓉坚持要回商店去拿说明书,但贝恩一点也不想,因为他自信他可以按包装上的效果图来搞定一切,根本没有必要按说明书的细节来做。秋千是专门给三岁大的托马斯和快两岁的詹姆斯的礼物,这两个小子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无论是玩荡秋千,还是用大把时间去玩别的,他们会互相帮扶另一个。


在院落的背部是未上漆的镀锌铁栅栏,两米高,从院子的一段延展到另一端,把家和外界分隔开来。

显而易见,贝恩不是一个精于园艺的人。他每两周喷洒一次除草剂,导致花园的突出去的那一块已经寸草不生。

栅栏的另一边是这片社区的公共草坪。周六早上的运动一如既往的进行着,贝恩在客厅中都可以听到草坪上一大群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们兴奋的叫喊声。一群由五到十岁不等的孩子正在分组确定谁攻哪一边。比赛开始后这些家长们就开始为自家的孩子呐喊助威,热情得就好像这其实是家长们之间在进行比赛。


贝恩端着咖啡杯坐了回去,环视了一下客厅的四壁,“还有很多活要做,但今天到此为止吧,家人今天终于聚齐了,得去做别的一些一起做的事情。”

虽然房子还是有点儿乱,但今天是特殊情况,孩子不能再错过其乐融融的家庭式周末了。贝恩平时周末总是在屋里做些木活,而孩子们的妈妈和他们最小的弟弟一直在海外,但现在他们回来了。今天是莎蓉带着小弟弟詹姆斯从英国回来后的第一个周六,只是用来放松,做任何家人想做的事情。

莎蓉还在睡觉,试图摆脱周三长途飞行造成的时差感。

“当她醒来时,我们就出去做些户外家庭集体活动,去动物园或者花园散步。”


莎蓉和詹姆斯离开了四个月。起初计划是两个月,但她想多陪陪她的家人,对贝恩来说是无所谓了。他最终完成了既要照看三个孩子同时又要保住自己职业生涯的人生终极挑战,还包括把房屋做了升级装修。他曾暗自发誓在妻子回家前要让房子焕然一新,但是就在完成了最后工作的前一天,他们从英国回来了。事实上,他真为自己感到非常自豪,因为之前他万万没想到,他能同时料理孩子、工作、房子,而没怎么请人帮忙。


贝恩坐在沙发上,泯了一口咖啡,又嘬了一口香烟,轻轻捶了一下后背,心想,

“老天啊,我真希望不用再做这些了,真他妈的难,但还是让我搞定了!”

仍然有很多细活需要做,比如刷墙壁,擦地板,厨房和客厅之间的墙壁上开个圆洞,但这些都可以先撂下不管。厨房里打磨抛光果木柜子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木纹体现出的艺术感表现到了极致,俯贴着绿色的厨柜望去可以看到窗台外面的后院。它们现在非常漂亮,就像莎蓉想要的那样。

正当他坐在那里悠然自得时,嘈杂的声响贯门突而入。孩子们一起跑进来,嚷着要饮料和饼干。“小声点孩子们,妈妈还在睡觉”。贝恩小声点对孩子们嘘道。

好了,安静了不到三秒,他们又开始闹了。“我要这个”,“我要那个”

好了,为了得到片刻的安静,贝恩打开购物袋伸给孩子们:“自己拿吧”。

拿完吃的后他们就又跑出去了,留下一串泥脚印。

“妈蛋,我昨天刚洗的地板,死熊孩子!”



这座房子有一条很长的廊厅通向两边的五间卧室。贝恩要装修房子的整体思路,是把房子从三居室变成了五居室,以满足不断增加的家庭成员。和四个孩子住一个三居室的房子明显是不够用的。

此时莎蓉在睡觉的主卧室在走廊的尽头,但孩子们的嘈杂声仍然可以到达房子每一个角落。几秒钟后,一声无奈的叹息从卧室传来。

“糟了,她醒了,”他叹了口气。

“早,莎蓉”贝恩说到。“不好意思孩子们吵到你了。我让他们保持安静,但没好像奏效,对不起。你想喝茶还是咖啡?”

“咖啡吧,谢谢”,她睡眼惺忪地喃喃自语,她穿着歪斜的睡衣,披肩散发,跌跌撞撞的走过来。


她半梦半醒似的撞进浴室,重重的关上门。旅行时差和缺乏睡眠搞得她神魂颠倒。

分开这么久以后,能为她倒一杯咖啡的感觉真好。贝恩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咖啡,把两杯都端入客厅。



几分钟后,莎蓉出来了,径直坐在他身边,开始享受清晨的阳光。他们就孩子们在厨房地板上留下的泥脚印闲聊了几句。此时观看孩子们倒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凯莉在橘子树底下绕来绕去。她还是惧怕爬梯子,于是她开始要在树干的底部用一些小点的木板、几个玩具娃娃和一套塑料盘子建造属于自己的小树屋,而两个男孩继续在院子那端荡秋千。


莎蓉转过身面向贝恩,昏昏欲睡但淡定的像是要宣布一件事,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我不想继续这样了。”

贝恩有些迷惑,就问道,

“没明白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旅行?还是房子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别的东西,”莎蓉回答,“我们,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贝恩此时还是不明白莎蓉在说什么。

“可是你刚去了英国几个月!为什么我们还要分开?”

莎蓉坐回沙发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身体又微微前倾,直视着贝恩的眼睛说,

“我们的婚姻,进行不下去了,已经发生太多事儿了,我们已经偏离得太远了。”



她那双看着贝恩的眼睛已经暗淡下来,从中看不出丝毫爱意,仿佛她的脑海被另一个人占据了,并夺走了所有的闪烁和灵光,留下两个黑黑的空洞,看不出任何感情。

贝恩脑中的第一反应是“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她是因为旅途太疲惫了才这样的。所有的事情都能解决这次也不例外。”

他回头看着莎蓉说,“你只是有点累了,不过多久你会好起来的,那时我的房子也就装修完了。”

“房子!你以为我只是在聊房子吗?”她的语气安静而且坚定。

贝恩绝对不想听到这种语气,因为他知道再往后就不会聊出什么转机了。这是一个诀窍,大多数女人似乎打娘胎里就有这种基因。


“不,这是关于你和我,贝恩,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自打结婚就已经不相为谋了!我们已经偏得太远了。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的在一起做些什么,而你老是在工作,即使是在家里。似乎永远不会留给我和孩子们一点时间。”

贝恩沉思着莎蓉的话。看来事情要比想象的严重。他说,“你看,无论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搞定,不是吗?你才离开你英格兰的家人不久,是不是有点想家?还是钱的问题?或者是需要我改变我处事的方式?”

“不行了,来不及了。走之前好几次我就想告诉你,但你显然没有听,我已经说过了,否则你会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们的婚姻已经没有爱情了。它消失了,爱情已经消失了”

贝恩忽略了这种毫无生气的现状。他的脑子还在以“修复模式”运行,以便找出一个快速的解决方式,好让谈话可以继续前进,从而解决问题。不幸的是,他并没有收到期望中的反馈。这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是一种感觉,就像心灵感应一样的。

他可能如同其他普通男性一样,不太善于表达爱情或者感情那一类的东西,老天保佑,哪怕是在内心深处对这方面有一些基本概念。但问题没有解决,贝恩只是觉得越来越沮丧。

“贝恩,还不明白吗?我们正在谈论的是我们的爱情,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感受。我们都生活在谎言之中。我对你的爱已经不存在了,我不记得你最后一次对我表达你的任何感情,哪怕就是偶尔一个简单的拥抱或亲吻。”

莎蓉的话终于把贝恩从他自己的思维模式中拉了出来。“我现在该怎么说”,他想,“除了去聊一些关于‘爱’的话题?”

他内心深处的直觉告诉自己,他需要正面回答莎蓉。他绞尽脑汁,但不料最终挤出一句没脑子的话,“是关于性生活吗?有什么问题?”这几乎是一个新西兰男人在他们爱情关系出现问题时得到的答案。莎蓉回答道,“不,不,跟性生活没有关系。一直都还凑合,但没有爱情的性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好吧!贝恩傻眼了,感觉就像是他刚在桌面上亮出的大王扑克牌被风刮走了。他要怎么说,现在?他想,“她想要拥抱和亲吻,昨天就有啊?昨天晚上也是没有意义的?我想知道它已经‘没有意义’多长时间了,她从来没有表现得像是‘没有意义’。是爱和性不是一回事吗?如果有性怎么会没有爱情呢?”

几分钟,他们沉默着,每一分钟似乎漫长得像一个小时,每一个轻微的噪动被放大,就像有人在夯打基地。贝恩开始变得有点紧张了。

“她可能是认真的。那我现在该怎么说?”


他调集了内心所有的情感,搂着她的肩膀,说,“莎蓉,我爱你,你知道的,我当然爱你。”

“这一定会奏效。”他认为:“我已经告诉她我爱她了,所以问题会解决的。”

是啊。没错!这个家伙根本不懂如何去真诚的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这不单单是讲出一个句子那么简单。

“贝恩,为时已晚,我们已经错过一切了。一年前你就应该这么做了,当我想要你下班回家给我一个拥抱或者听你说你爱我。我的爱情被你枯竭的情感杀死了。我觉得我只是在这里照顾孩子、端茶做饭、收拾屋子,跟你共享一张双人床而已。”

贝恩走神了。他在想他的脑子现在在超负荷工作,如果这也能领到劳酬的话,那他两分钟内就能变成百万富翁了。他觉得挺烦的,他意识到最主要的问题其实是来自感觉这个东西。最糟糕的是,这是关于爱情,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情。“要我弄清楚‘爱’,如同让他在土豆泥里面游泳一样。”仅仅几个小时前他还是一个逻辑鲜明的人。此时反思莎蓉最后的话,贝恩再一次找不着北了。“煮茶和打扫房子经常是由我来做的!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她觉得我什么都没做!我曾经表达过爱意,当然不是每一天。但我已经说过了,有什么问题?”



他们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但正当结尾的时候,孩子们突然跑进来看自己的母亲。

“妈妈早安,你睡得好吗?我们今天要干什么?去动物园,还是其他什么好玩的地方?”

贝恩和莎蓉脸上挤出了勉强的笑容,因为他们并不想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话题。他们当然不希望孩子看到任何悲伤的表情,然后再费口舌解释。

莎蓉说,“主意真好,我们出去吧。”

嗯,那是。谈话结束!贝恩暗想,“我们不再谈论这个了。她过几天就恢复正常了。只是因为她是累了,加上离开英国老家有点难过,这种状态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的。”

“来吧贝恩,让我们带着孩子出去,等孩子睡下后我们再谈。”

谈话结束的轻松感就像膝盖骨被打断一样被短短一句话扑灭,“妈蛋!”他想,“她想接着聊这个话题。好吧奉陪到底,今晚我会解决掉的。“








1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9Rank: 9Rank: 9

升级  26.2%

UID
122703
热情
293
人气
1624
主题
41
帖子
531
精华
0
积分
1262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9-10-28
发表于 2015-3-23 08:56:09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这个要大力支持!

Rank: 12Rank: 12Rank: 12

升级  68.47%

UID
57254
热情
2067
人气
3291
主题
32
帖子
3640
精华
0
积分
4527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5-11-30
发表于 2015-3-23 08:56:11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鼓励支持一下!翻译的活,不容易!
家家乐纱门纱窗^^^给你一个没有蚊蝇的夏日^^^ ph: 09-5763268  MOBIL: 021-2532548(after 6pm) or 021-02364989(anytime)
Wechat: Lily64989
加微信请注明:纱门纱窗
email:windowscreen01@gmail.com
空间相册里有多款样品图

Rank: 9Rank: 9Rank: 9

升级  55.5%

UID
293973
热情
775
人气
1534
主题
9
帖子
747
精华
0
积分
1555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1-8-24
发表于 2015-3-23 09:00:58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支持!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升级  23.71%

UID
229305
热情
8610
人气
11572
主题
75
帖子
29121
精华
0
积分
2474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0-5-9
发表于 2015-3-23 09:03:49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不错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

升级  9.2%

UID
343503
热情
482
人气
1138
主题
38
帖子
495
精华
0
积分
1092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2-9-24
发表于 2015-3-23 10:01:57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关注,留印

Rank: 10Rank: 10Rank: 10

升级  54.07%

UID
313619
热情
1791
人气
2492
主题
54
帖子
1251
精华
2
积分
281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2-2-29
发表于 2015-3-23 16:17:30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非常吃惊,第一次发贴就被加精了,备受鼓励,再接再厉。今天下午赶工把第二章也翻译完了,还没来及仔细润色,发出来先睹为快。

第2章 游园,伤心也接踵而至
大家都换好衣服,尤其是凯莉又不厌其烦地换了一次之后,全家都钻进了他们一年前才买的尼桑七座面包车。只要家里有了三个孩子之后,小轿车这类的就不能满足家庭使用了。他们全家每次开面包车出游的时候,他们似乎都在炫耀一番:他们家的规模要比新西兰那些平均只有2.3个孩子的普通家庭大得多。刚开始让一辆面包车作为装载三个小孩子的用途的确有点尴尬,但后来贝恩就觉得相当得意了。
莎蓉怀上詹姆斯之后,贝恩过了好一阵子才接受他们要变成四子之家的事实,因为他们之前不是这么计划的,这些就是后话了。
孩子们觉得面包车特别的赞,坐上去他们要比周围所有的车都高,所有的座椅都可以转动或折叠。那天贝恩甚至用面包车拉着戴维他们大半个足球队去别处打客场。在这个夏天,孩子们喜欢比赛看谁能把水瓶子投进在面包车后部用来放食品的冷却箱。乘面包车去海边也有很多乐趣,因为有足够空间让孩子们带上许多平时夫妇俩不允许带的东西。
湖边是今天的第一站。在湖边的操场上有许多娱乐设施:秋千,滑梯,攀爬架,一个老火车头还有一个老拖拉机等等。除了18个月大还不能行动自如的詹姆斯,其他三个都兴奋地跑向不同的方向。事实上,詹姆斯跑起来更像是一只蹒跚的小鸭子
不管之前多少次来湖边,他们始终对这片充满魔法般吸引力的地方感到兴奋,每一次都如同第一次来那样有着不同的体验。所有的孩子想他们的父母面前显摆他们新学的玩耍技能。贝恩和莎蓉分开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戴维需要承担的事情要多那么一点点,因为他是最大的,父母不会对他盯得太紧。 贝恩和莎蓉相信他不会出什么危险(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大卫总是搞些恶作剧,但我们后话再聊这个。
湖边的操场上的人们时聚时散,当看见有别人在玩秋千的时候,孩子们会在一旁等候直到秋千空出来。在湖边稍远的地方有一件值得一做到趣事——喂鸭子!不管年轻人或老年人,大家似乎都喜欢喂鸭子。大多数时候,总有一大帮孩子和父母去水边给鸭子和天鹅投食
天好的情况下,可以看到很多退休的老人坐在躺椅拿着半袋面包做同样的的事情。他们似乎陶醉于鸟儿们扑上来,抢食那袋已在家里冰箱深处存放了一周多的馊面包。 以前贝恩的母亲就常说,“别给鸭子新鲜面包!把那些发了霉的给鸭子就可以了”或者“把到冰箱里拿‘鸭子专用面包’,我们今天去喂鸭子。”但当时贝恩年纪还小,生活比现在简单多了。
贝恩的孩子们也很喜欢喂鸭子。只不过凯莉有点害怕的鸭子,因为每次她递出面包,鸭子和天鹅争抢的架势会把她吓跑,以为鸟是冲她来的。她忘了面包还在她的手,并没意识到如果她把面包丢出去,鸭子就不追她了。戴维不去帮她驱赶那些鸭子而是在一旁笑做一团,觉得凯莉跑起来像一只受惊的小鸡崽儿。
临走时贝恩在小亭那里给每个人买了一个冰淇淋。戴维和凯莉分别拿着一个双球的,两个小弟弟都只是单份的。吃完冰淇淋后把粘唧唧的脏手往衣服上擦了擦,就该把大部队塞进面包车然后前往哈密尔顿花园了。
整个哈密尔顿花园区大约十英亩。入口在小山丘的一端而停车场环湖而建,显示出相当高超的园林设计艺术。湖泊不是很大但五脏俱全,花鸟鱼虫应有尽有。
曲径通幽的车道旁,栽种着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花卉植物。车道尽头开阔的停车场的另一头,就是那个种有各种你可以想到的玫瑰品种的花园了。丰富多彩的视觉效果,让这个地方成了这座城市里拍婚纱照最受欢迎的地点。
孩子们对花园和周围风景的兴趣让贝恩非常欣慰。也许事实上在这里,对于他们脑子里冒出的任何问题,贝恩和莎蓉都会回答,根据情况来认真地告诉实情,或者编些瞎话应付。有些瞎话只是为了逗孩子哈哈大笑。但其他时候,不管问题重要与否,孩子们只是看着自己的父母,想分辨他们的解释是真是假。后来贝恩发现,孩子的话题多时跟花园本身无关,当然话题本身是什么根本微不足道。
花园绝对是家人漫步谈天的好去处,因为这里相当的宁静而且有趣。孩子不会像在家里那样争吵喧闹。莎蓉没有在这样的场景下接着讨论分手的事情,这让贝恩心存感激。他自己当然也不想回到这个话题。
“槽糕”他想,“我差点都忘了,我估计我们得把这个话题留到今晚了。”

哈密尔顿花园的每个部分都有不同的主题。日本风格的花园带着一个小水塘,里面有不同颜色的金鱼,旁边是栽着一颗白色怪石的庭院。隔壁意大利风格的花园体现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园林风格设计。而英格兰花园里,精美的花床上种满众多品种的鲜花,一群鸽子栖息在庭院一角里的鸽子棚里。周围还有另外一些体现不同文化风格的花园,如带有竹林和凉亭的中式园林,和充满现代气息的美式庭院。
小小调研员戴维在那条横穿整个花园的河流中发现了几尾鳗鱼。是的。你猜对了!在有人来得及阻止他之前,他奔向河边抓起一些够分量石块丢向河里的那些鳗鱼,溅出一道一米半宽的水花。接着就以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叫喊着:“它们动了,快再找一块石头来”

闲庭漫步一阵之后,贝恩和莎蓉决定回去吃下午茶。为什么弄一些外卖下午茶回去呢,来些鱼呀、热狗或者薯条什么的,脆爽的新西兰式让人咬下去的时候不经觉得毛孔一紧,远胜于湿了吧唧的英式茶点。
回到家中,全家围着一个大瓶的WATTIE’S牌番茄酱席地而坐,剥开包裹食物的几层报纸,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着WILLIE WONDER’S 巧克力的广告。吃饭时唯一的声音来自孩子们不约而同去拿那根最长的薯条时产生的小争执。
吃完茶点,又磨了一两个小时讲睡前故事,终于把孩子们陆续的哄睡着了。
孩子们睡觉的样子总是层次不齐的。戴维假装睡着了,当他确定安全以后,他就藏在门缝后透过道偷看客厅墙壁上的电视。从这样的角度,他可以看到电视,听到客厅里的所有情况。不巧戴维有时候忍不住咳嗽然后暴露自己,不然他很少回去老老实实睡觉。
凯莉是家里面睡眠最好的。在她出生的头十个月一天要睡十二小时以上,而唯一的问题是第二天早上如何叫醒她。经常需要把她的被子完完全全的掀掉才能让她起床。即便这样,她有时还会把被子捡起铺好然后再钻回被窝。
十八个大詹姆斯还好。一旦他睡着就会一直睡下去,有点像凯莉。而托马斯,又像是一个翻版的戴维,也开始学着哥哥那样搞小动作。
这些都只不过是孩子们的天性使然罢了,但在人前的时候又表现出无可挑剔的自制力。大多数时候,他们是相当不错的孩子,即使他们有时会在家捣乱。
然而,贝恩和莎蓉感到最自豪的是,当孩子在家里闹够了以后,他们在外人面前又能表现得非常懂事。

所有孩子都回房以后,莎蓉就去整理厨房。正当她整理完毕后冲一杯咖啡的空当,贝恩就趁着用讲故事把托马斯哄睡着的时机溜了出来。
“你的咖啡在客厅里,”莎蓉说道。
贝恩焦虑不安,他知道下面就要开始他不想去谈的那个话题。他以为他可以在谈话的时候装得很淡定。
“我们早上说到拿了?”他脱口而出,以表达他已经准备好解决一切问题。
“我已经没力气谈这个了,我要去睡觉了。明天再说吧。”莎蓉说。
“但是,这是很重要的问题,莎蓉,你自己说的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他反驳道。
“没错贝恩,但不是今晚。我想在头脑清楚的时候再谈,我现在太累了。”
莎蓉的话让贝恩觉得像飞刀一般飕飕得擦过自己的额头,他不知道现在怎么回应。他知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明天还是要继续面对这个问题。
“OK,我们明天再说,我喝完咖啡再去睡觉。”贝恩说道。就这样,莎蓉径直去了卧室。
贝恩的第一反应是,“感谢上帝。”他仍然在那里想把事情整理出个头绪。在客厅的一个小时里,他思前想后,在想他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怎么挽救。

第二天,星期天,贝恩觉得家里就像往日一样正常,似乎那个怪异的话题从来没有存在过。詹姆斯还在睡觉,其他三个孩子都在院子里和他们的朋友玩耍,而此时莎蓉如同放出雷电特技一样将话题抛出,让贝恩猝不及防。
“贝恩,我们需要接着聊我们的婚姻何去何从。”她认真地说。
“操!”贝恩想到。“从何谈起?”他脑子里的想法几乎脱口而出。
“我认为,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我们两个都要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对咱们的婚姻已经不爽了好长时间了。我想离开家看看会有什么改变。”
你绝对可以想象贝恩的吃惊的就像把下巴掉到地上后又弹了回来,他的整排牙齿都似乎在震动着发出颤音。
“你的分开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你才刚回来几天。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搬到另一个房间、另一栋房子,还是另一个城市或国家?你要离开多久?你到底在扯些什么?”
“我不知道,”莎蓉说,”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要远离你和家。我已经受够了!”
当贝恩试着把惊讶的下巴装回去的时候不小心咬到了舌头,以至于他说的话只有自己能听见,“可你不用去任何地方啊。我们可以想办法解决的。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我怎么改变?我还是不明白问题在哪,但我敢肯定,我可以修复的。
显然他还是没有抓到重点。贝恩仍然坚信‘他’可以修复关于‘爱情’的事情。 “修复?看看这儿,你想修复什么。尽量花时间陪我和孩子们吧。”
“但莎蓉,你之前不在家呀。你说你想要扩展房子。我就尽我所能的一直在做这个,基本已经做完了,没剩多少了。”
“你又扯远了。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连我在说什么都没明白,你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原文:You can hear the words but you are not listening to what I am saying.)
“我在听的,莎蓉。你是什么意思,我当然在听?(what do you mean that I hear but I don’t listen)”
对于贝恩来说,用耳朵听和用心听是一回事。对于女人来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她在说什么,什么我听,但我不听?如果我能他妈的听到她说什么,我肯定要照做的。她为什么不直说她什么意思?
男人们,注意了,这就是关键。女人们,我们真的不知道两者有什么不同。请帮助我们弄清这事,而不是用一个词的定义,不然就是纯粹在吊打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及时的解释。
至于对女人的了解,贝恩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失落和迷惑和困惑。这根本不是一个修复不修复的事情。
“也许我得买些花。我显然连着五年都没买过了。”贝恩寻思着。
“OK,莎蓉,你觉得应该怎样?”贝恩说。
“嗯,我已经想过很长时间了,唯一的选择就是让我搬出去,在这边我唯一的家人是你,但我最好还是回我的英国老家。”“想过很长时间?”
贝恩应该注意到了,这个想法不是一个晚上就能酝酿出来的。
“孩子们怎么办?”贝恩问,“我敢肯定你我都离不开他们。”
“好,我们现在必须聊聊这事了,不是吗?”莎蓉答道。
莎蓉的语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今天变得更加大声和坚定了,听起来很有那种权威的感觉。贝恩的声音变得低得可怜,他开始意识到他的世界快要崩溃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产生了像是核弹内部聚变反应的效果。他的大脑不但变成糊状,而且开始从他的耳朵眼中开始流出。他失去了思考能力,所有的心智都死机了。在他心中唯一的意识是,他的家庭面临着一个大麻烦,而他却无从下手。

贝恩坐了下来,然后又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莎蓉后再看向别处。他觉得他已经变回了婴儿,无能为力。
他越来越迷糊了,“莎蓉是说她不爱我吗?不!这不可能,因为我们都结婚了。为什么她要搬出去?一切都在这幢房子里,我们的孩子和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搬出去未免太可笑了吧,现实吗?我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孩子们怎么办?当然,她不会离开孩子们的。”
“你一定要帮我,莎蓉,一定有方法来解决这事。只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因为我不知道答案。”
“这就是问题所在,贝恩。这根本不是你能修复好的,这是关乎我对家庭和咱们两口子的切身感受你明白吗?我们不再是夫妻了,我已经对这里没感觉了。婚姻已变成了一种被迫要做的,我不想这样下去。从情感上我们的婚姻早就没了,更可悲的是你说你居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曾经告诉过你我们的关系有麻烦,别人也试着告诉过你,但你还是没有听进去
‘又来,听啊听的’贝恩在想。
“你的意思是,你和别人之前告诉过我?我还以为你只是累了,或孩子招你烦了,或者碰到糟糕的经历了。至于你的朋友,她们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用她们来教我怎么处婚姻?跟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贝恩,如果你稍微听一下他们的话,你就知道她们是在帮我们。”莎蓉回答道。
“又是该死的‘听’,”贝恩忿忿地纠结着这个字,“又不是他们的婚姻,这是我们的。我们的问题我们自己解决,不是他们。”贝恩很生气,他讲的每句话都提高了一倍的声音分贝。“关他们屁事,让你的朋友滚远点儿!”他咆哮着。
莎蓉往后退了一步。她不喜欢贝恩的语气,她不想再谈下去。贝恩从来都没有暴力倾向,就现在而言莎蓉确信他也不会去伤害她。但是每当贝恩发火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是变得沙哑高亢。他基本不发火,但今天算一次。”
“贝恩,我不想谈了,你太激动了,火气太大了。”
“火气大?你觉得我火气大?太他妈的对了!我是他妈的火气大!你刚才跟我说你要离开我!然后又说我应该听你和你的朋友的建议。我为什么不能发火?这是我的权利。我不会藏着掖着的。”
贝恩话音未落,莎蓉含着伤心的眼泪夺门跑进了卧室。贝恩愣在厨房里,感觉自己刚才就是一个混球。“操,我有权发火。”
接着来了贝恩就觉得刚吞下了一块铅,铅块沉在屁股里面让他寸步难行。
“天哪,刚刚怎么了?我想解决这个问题,结果搞砸了。”接下来是内疚和绝望扑面而来。

“我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我也许应该去给她一个拥抱,说些什么,道个歉。”贝恩还是没有抓到重点:这些行为不是工具包,掏出一件来就可以解决问题,这需要纯纯粹粹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达。
贝恩小的时候经常被教育要坚强,有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的精神。“如果你从马上摔下来,你要做的就是爬回马背并保证不要再掉下来。”(译者注:大概有“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意思)。他的家庭教育和学校生活,运动,队友和其他一切塑造了他的个性。这是一个像贝恩这样的新西兰男性所接触的经历,太正常了。
男人无权以哭泣解决情绪问题,就是因为他们是男人。过多的和你的伙伴分享情感则会被当作同性恋或者半个女人。所以经常当有人问你,你还好吗,即便你的胳膊被切了下来,你的回答必须是“很好”“谢谢”。如果你在那里过多废话,对方心里一般会想“她没事。”大男子主义一般被认为要能把住自己嘴里的废话。男人其实和女人一样有着丰富的情感情绪,只不过他们不会去想外人乃至自己展示,这是当今社会的事实。
贝恩就是一个被他的男子主义性格卷进感情创伤的男子的经典案例。他觉得一个男人如果在公众面前分享他脆弱的情感,那他一定会被觉得很弱。但此时此刻,这个多少年以来一次又一次用盾牌保护自己的情感脆弱的人格,却成为了贝恩的死敌。贝恩一下子失去了廉耻心、盾牌、他的妻子,还有方向。他现在不知道去哪里寻求帮助。

Rank: 9Rank: 9Rank: 9

升级  8.9%

UID
370018
热情
314
人气
703
主题
26
帖子
1123
精华
1
积分
1089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3-12-5
发表于 2015-3-23 19:48:02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收藏下 ~~~~ 闲了看 ~~
Hello
我们是新西兰婚纱照旅拍, 婚礼策划, 婚礼记录微电影工作室Panda Bay Films, 常年往返皇后镇奥克兰。
来聊聊你们的故事吧。
微信: light_ulike  (注明skykiwi)
https://www.pandabayfilms.com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升级  25.52%

UID
4874
热情
5740
人气
5670
主题
135
帖子
38346
精华
20
积分
25104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3-3-2

荣誉勋章 缤纷勋章 元老勋章 精彩十年 家有学童

发表于 2015-3-24 17:55:25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不错不错,加油!
vitacost 邀请link $10 off first order - https://www.vitacostrewards.com/i32pHIi
iherb $10 off first order code RPN788

Rank: 9Rank: 9Rank: 9

升级  41.3%

UID
233762
热情
842
人气
1580
主题
13
帖子
375
精华
0
积分
1413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0-6-14

最强王者 永恒钻石 尊贵铂金 畅游勋章 新时政 游戏勋章 魔兽世界怀旧服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5-3-24 19:37:10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Rank: 10Rank: 10Rank: 10

升级  82.93%

UID
62417
热情
1290
人气
4184
主题
88
帖子
712
精华
0
积分
3244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6-2-2
发表于 2015-3-24 20:41:51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可以把原文也发上吗?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Rank: 10Rank: 10Rank: 10

升级  54.07%

UID
313619
热情
1791
人气
2492
主题
54
帖子
1251
精华
2
积分
281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2-2-29
发表于 2015-3-25 15:42:29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fishgolden 发表于 2015-3-24 19:41
可以把原文也发上吗?

原文是纸质的,抄录下来贴在网站上可能工作量比较大也不太合适,毕竟只是业余翻译着玩的,不过我可以将一部分原句根据需要贴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 联系论坛客服| 广告服务| 招贤纳士| 新西兰天维网

GMT+13, 2022-1-28 08:47 , Processed in 0.02174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Copyright 2001- Sky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