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天维网社区

 找回密码
登录  注册
搜索
查看: 18162|回复: 52

[其他] 赵律师随笔乱谈   [复制链接]

斑竹

艾美斯大律师法律专版斑竹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UID
192805
热情
3640
人气
4967
主题
10
帖子
5976
精华
2
积分
7333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7-21

精彩十年

发表于 2010-6-1 12:52:34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本帖最后由 AMICUS_LAW 于 2015-1-22 16:27 编辑

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这个专栏会谈谈不少工作随笔,有些是一些办理案子的经历,有些只是一些很普通的小事。

有兴趣的朋友谢谢捧场,没有兴趣只是路过的,也留下足迹,因为人生漫长的旅程,朋友或许明天就是敌人,而敌人也许也会变成朋友,恩恩怨怨,对于时间来说,只是一笑而过罢了。

有些故事,也许只是一个涂鸦,而有些故事,可能只是一个虚构罢了。

律师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和平常的严肃工作相比,我更喜欢的是天马行空般的胡思乱想,不愿被严谨的条款制约,却常常被无情的法律碰撞的头破血流。

从2011年三月12日开始,我们在新西兰AM936华人之声电台会开通一档新的节目,叫做艾美斯大律师谈法,节目每星期5晚上4点播出,内容包括从法律的角度谈时事,解说法律知识和谈谈我们在各类的法庭做过的一些有趣的诉讼案件,由我们事务所的诉讼大律师和嘉宾一起谈节目,敬请大家收听。节目会以现场直播的方式进行,欢迎大家直接打电话到电台直接咨询。


目录

2楼(最新文章)
3楼  - 办公室的女鬼    24/7/2010
4楼 - 无情的雨,无情的法律 20/6/2010
30楼 两个男人一起的一顿烛光晚餐 30/8/2010
在艾美斯律师事务所,我们会为客户利益一争到底,敢于挑战司法的不公正。无论案件轻重,事无大小,意在执着,提供电话咨询。我们办理的案件领域包括房地产生意买卖,信托基金,各类移民案件,家庭法,刑事出庭,交通法,商业纠纷,法律意见,债务,公司法,合同,民事纠纷,小额度争议案件,谈判等各类法律服务。

办公室: 09-969 1493 传真: 09-969 1492
法律事务:赵律师 021-02414488

电邮:info@amicuslaw.co.nz 微信:Amicuslaw
地址: Level 7, 175 Queen Street, Auckland City. CTS House中旅大厦

斑竹

艾美斯大律师法律专版斑竹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UID
192805
热情
3640
人气
4967
主题
10
帖子
5976
精华
2
积分
7333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7-21

精彩十年

发表于 2010-7-23 16:35:30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本帖最后由 AMICUS_LAW 于 2015-1-22 16:27 编辑

。。。。。。。。。。。。。。。。。
在艾美斯律师事务所,我们会为客户利益一争到底,敢于挑战司法的不公正。无论案件轻重,事无大小,意在执着,提供电话咨询。我们办理的案件领域包括房地产生意买卖,信托基金,各类移民案件,家庭法,刑事出庭,交通法,商业纠纷,法律意见,债务,公司法,合同,民事纠纷,小额度争议案件,谈判等各类法律服务。

办公室: 09-969 1493 传真: 09-969 1492
法律事务:赵律师 021-02414488

电邮:info@amicuslaw.co.nz 微信:Amicuslaw
地址: Level 7, 175 Queen Street, Auckland City. CTS House中旅大厦

斑竹

艾美斯大律师法律专版斑竹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UID
192805
热情
3640
人气
4967
主题
10
帖子
5976
精华
2
积分
7333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7-21

精彩十年

发表于 2010-7-24 02:44:08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本帖最后由 AMICUS_LAW 于 2013-1-4 03:11 编辑

办公室的女鬼    24/7/2010

夜,是那么的寂静。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工作总是那么多,独自留下工作和黑夜做伴也许只有我才会觉得诗情画意来写些东西吧。

窗外楼下偶然会有一两个行人路过,窗户,被风吹得一开一闭,似乎在诉说寂寞的心事。


站起来,拖着疲乏不堪的身子,来到窗前,黑暗中,一个身影悠悠的站在远处,长发披肩。

“是你吗?”无语。

“你,现在,还好吗?”还是无语。

“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忘记你,真的。。。“依旧无语。。。

转过身来,一张苍白而清秀的脸,依然那么的美丽,只不过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过脸颊,远远的看着我,两人就这么无语的看着对方,

因为在梦中你的离开,我常常从哭泣中醒来,在国外的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对你的思念。不要哭了好吗,是我错了,我一定把扫除做完才走,我一定答应你,不调皮了,我长大了,真的,





“宇,该你留下来值勤了,留下来把教室所有地方打扫干净,不然不许回家“小女孩手查着腰,凶神恶煞般的说着,手臂上戴着的三条杠显得格外的鲜艳。

“班长,我都快出国了,不要那么无情好不好.!!!!”小男孩不满的撅起嘴巴。

“我知道啊,今天是你最后一天来学校,可是就算这样今天你也要做完事情才可以回家哦。宇,你乖乖的,不要那么调皮好不好,快点长大好不好?“小女孩虽然个子小小的,却一副老成的样子,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小男孩,马尾辫随着说话时头部的晃动一摆一摆的。胸前的红领巾整整齐齐的戴在白嫩的脖子上,显得特表好看。

“好啦,好啦,不就扫扫地嘛。。。”

“这样吧,你去拿扫帚,我拿抹布帮你擦桌子。“

两个小孩说做就做,干劲十足的样子,一边说话一边做事,倒也开心。

“宇,新西兰是什么样子的呀?“

“新西兰?嗯,有很绿很绿的草地,地上有很多的牛羊,牛和房子一样大,羊嘛,至少也有公共汽车一样长吧。“

“骗人,哪有那么夸张啊。“

“反正外国的老师没有刘老师那么凶,不会让我罚站。“

宇,你总是那么调皮,上次是谁在上厕所的时候把陈逸的裤子拉掉让他摔倒在厕所里的?“

“我妈说,小孩子嘛,小时候调皮长大才聪明啊,我妈还说,外国老师对小孩都不体罚的。“

“是嘛?你妈妈还告诉你什么了?“

“我妈说,新西兰是一个人很少的国家。天,很蓝,白云下的人,人人都有自己的车,房子也很大,房子外还有自己的花园。

“哇,真好啊。。。”小女孩一脸羡慕。

“那当然,我妈还说。。。。。”小男孩自豪的滔滔不绝。。。。。

夕阳不知不觉的用金黄色的影子覆盖了教室里的每一张课桌,

“宇…”

什么?

“你以后会请我去新西兰的家玩吗?

哈哈,你要是我老婆我就请你去玩。。。。
“讨厌。。。。”小女孩生气的作势用手要打小男孩。。。小男孩逃走,两个人追逐着,不知道是认真呢还是嬉戏。。。。

“宇。。。。你跑慢点啊。。。。累死了。。。”

“谁让你跑那么慢的。。。”

小女孩插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回去吧。。。”

小男孩停下来,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吗?”

小女孩扑哧一笑,说“没有啦,你回去吧,有点晚了,剩下的活我做吧,反正我妈还在工作呢。”

小男孩如释重负的说,“你说的哦,那我走了。。。。”

三步并两步的抓起书包,冲向门口,在出去的那一刹那,转过头一副郑重的样子说,“我答应你,我去了新西兰后一定请你去我家玩,一定!!!!”





在无语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绵绵的细雨。

我和你,还是那么无语的对望,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和雨水交叉着挡住了眼眶。


为什么我的泪水每次都无法擦干,是雨水太浑浊无法洗清泪水的惆怅还是泪水的源源不尽,洗净了雨水?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你不等我回来? 一次考试成绩的不及格就可以剥夺自己的生命了吗?多少曾经的诺言无法完成,多少昨天的记忆无法抹去,却再也无法开创明天的期望。

我的亡友,因为你如烟般的消逝了,我,无法把小男孩对小女孩的承诺完成,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是否有人欺负你,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有一个好的归宿,只知道每次见到你总是无语,总是忍不住失声的痛哭,哽咽中只记得下面的这首诗,时时徘徊: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后记:

今天,是曾经暗恋对象去世的第16周年了,想忍住,却实在忍不住了,哭了,哭得一塌糊涂。

这篇文章是留着泪水完成的,纪念我小学时的班长,大队长,学校的校花,全班男生的暗恋对象,班长家里很穷,母亲给学校做校工维持生计。所以班长很早熟,白天努力学习晚上帮妈妈打扫学校。

在我出国几年后,她在所上的重点中学的一次初中考试没有考好的情况下,一时想不开用上吊这种现在人看来非常愚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花季般的生命。

希望大家珍惜生命,爱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在艾美斯律师事务所,我们会为客户利益一争到底,敢于挑战司法的不公正。无论案件轻重,事无大小,意在执着,提供电话咨询。我们办理的案件领域包括房地产生意买卖,信托基金,各类移民案件,家庭法,刑事出庭,交通法,商业纠纷,法律意见,债务,公司法,合同,民事纠纷,小额度争议案件,谈判等各类法律服务。

办公室: 09-969 1493 传真: 09-969 1492
法律事务:赵律师 021-02414488

电邮:info@amicuslaw.co.nz 微信:Amicuslaw
地址: Level 7, 175 Queen Street, Auckland City. CTS House中旅大厦

斑竹

艾美斯大律师法律专版斑竹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UID
192805
热情
3640
人气
4967
主题
10
帖子
5976
精华
2
积分
7333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7-21

精彩十年

发表于 2010-7-24 02:53:15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分享
本帖最后由 AMICUS_LAW 于 2010-8-21 23:02 编辑

无情的雨,无情的法律 (2/6/2010)

2010年,中国在经历了文川大地震后又遭遇了青海玉树的地震,是否又将是动荡的一年?

同样在新西兰,冬季临近,随之雨季的细细绵绵,迎合了诗人们的雅兴却给不得不吸食人间烟火小市民带来不便。一年的一半快过去了,带来了许许多多事情的发生,好的,坏的,有些令人振奋,有些却充满压抑,虽然让人无法接受但是生活还是要进行,虽然有时候生活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快乐还是无处不在。

此文谈论一下最近的一些新闻实事,说说新西兰的是非,法律的八卦。

新的移民法关于35A的改变(Immigration Act 2009)

实际上即将出台的新移民法并不是最近才立法的,在几年前草拟已经完成。新西兰的所有法律在从草拟(Bill)变成法律(Legislation)是要通过议会三读,最近通过总督的批准(Royal Assent)变为正式法律。也许是快变成正式法律,新的移民法带来了不小的争议。

35A是很多逾期居留者常常提起的一个很重要的名词,很多人以为35A是一个申请,其实这种认为是一种误区。35A指的是87年移民法第35A条。先说说35A适用于什么人,任何在新西兰滞留者,除了公民或永久居留者,其他人也必须有合法的签证,旅游签证也好,工作签证也罢,甚至是限制性签证。而在新西兰没有持有签证者,必须在签证42天内离开这个国家,不然就变成逾期居留者了,俗称黑民。而逾期者在新西兰移民法是没有任何合法的权利的,例如申请续签的权利,申请改变签证方式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而35A是逾期居留者唯一可以利用的法则。就是根据35A向移民局解释为什么会逾期居留而且要求移民局给与合法的签证。而移民局接到这样的解释和要求,是没有义务考虑的,更加不需要给予任何拒绝的理由。虽然我们在高等法院和移民局打官司时经常指出,不给予拒绝理由是违反新西兰基本人权和宪法的,因为任何人都有权知道所有关于自己的行政决定,包括拒绝申请的合理理由。

而移民局对35A的考量主要基于申请人的背景,包括逾期居留的时间,对新西兰的贡献,和这个国家的融入度,是否有直系亲属,在逾期居留的时候是否有犯罪,任何人道理由阻止驱除出境。而对35A的考虑,如果是学生不小心签证过期很短时间很容易审批,而如果是长期留在新西兰非法打工者就很难得到审批,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就会拒绝申请。

新的移民法对35A做了重大调整,主要改变是根据新的移民法,逾期居留者申请签证,移民局可以拒绝,但是必须给与合理的理由拒绝。也许对一般人来说,这样的改变感觉上并没有差异,但是对我们律师来说,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宝盒一般。因为很多的移民案件,在移民局不给理由拒绝的情况下,没有上诉的理由,根本无法进入法庭。而一旦有了理由,律师们可以分析理由的合理性,理由是否考虑的相关要素,或者考虑了不相干要素,理由是否考虑了新西兰政府对国际人权公约的责任,新西兰政府对行政决定的公平性,和其它案例对比的一致性。


歧视还是保护主义?


之前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Leonardo DiCarprio 和Tom Hanks主演的电影,叫做“Catch Me If You Can”。说的是美国历史上发生过的一件真人真事,说一个人冒充了律师,医生,飞行员和盗用支票的传奇,最后被FBI抓获变为美国银行业认证支票作假的专家。

英文先驱报看过一条新闻,新西兰移民局高官,Ms Mary Anne Thompson女士,自称自己是伦敦经济学院毕业的博士。在获取高职和高薪和工作了几年的情况下,Ms Thompson女士被发现在文凭上做了假,竟然是个山寨的。李逵变成了李鬼,学历史假的MsThompson女士自然被解雇了。在新西兰这种行为是一种刑事犯罪,所以她被刑事起诉后法庭宣判,判处她100小时的社区劳动和¥10,000元的罚款。

同样有一个案件。一个加拿大人,Mr John Davy先生。用了假的MBA文凭申请毛利电视台职位,在工作后一个月就被发现作假。同样以刑事罪民起诉,法庭判了8个月监禁。Mr Davy先生在服刑后离开新西兰回到了加拿大。

两个案件其实很类似,而唯一的差别是Ms Thompson女士是毛利人,MsDavy先生是加拿大人。而咋看Ms Thompson女士的罪行更加严重。一个判了100小时社区劳动,而另一个却判了监禁8个月。虽然法官在量刑时不用考虑之前的案例,不过这样的量刑准侧是否有些不公平?

我们常以为在国内弄虚作假的东西很多,原来在新西兰也不少,也许我们身边某一个拿高薪的同事也是山寨的呢,呵呵。


毒贩的上诉

作为律师,我们对被告从来不做任何主观判断。他或她是有罪或者无罪并不是提供辩护的起始点。根据新西兰的大英普通法,所有人在被法庭宣判有罪之前都是无罪的。这样一来,律师的工作也容易很多,就是保持一个很好的心态,尽量以最大的可能性帮客户谋取最大福利。

我有一个客户,几年前因为新西兰最大的贩毒案件受牵连被判了10几年的监禁。自判刑后,不停的要求上诉,大大小小法庭上诉了很多次,都没有上诉成功。可是客户很坚决,就是要上诉,甚至上诉联合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而法律是冤枉他的。因为同时被告的有好几个人,别人都判了无罪释放,就他被判有罪。而且法官在判决中都承认所有的环境证据要不就已经不存在了,要不就被警方摧毁了,直接证据只有两名海关和警官官员的口供。客户不停的问我,为什么这样都不能无罪,我无法给一个直接答案,也许是陪审团因为被告是亚洲人而最近亚洲人贩毒案特别多而缺少了同情心吧。通常刑事案件能够使用陪审团的严重案件随机性很大,因为法官决定法律,陪审团员决定事实和证词是否可靠。而我们无法进入陪审团员的大脑,只能力图用证据或没有证据来说服他们,造成了贩毒案件的随机性。而很多刑事律师在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失败后就认为案件结束了。

其实根据我的调查联合国国际公约法庭是可以改变新西兰法庭在国内的判决的。之前有一起家庭案件在家庭法庭败诉后上诉到最高法庭也败诉了。败诉一方的律师上诉到联合国,在2年后联合国做了一个宣判,说新西兰法庭在此案判决上是违反基本人权的。接到联合国的宣判,新西兰家庭法庭竟然道歉了,而且让案件得以重审。现在,我的客户的案件也进入了联合国的排期,让我们拭目以待,希望两年后我可以自信的说,上诉最后终于成功了。


华人议员们去哪里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前在大选前我们常常听到议员候选者充满激情的长篇大论,如何改变经济,减少犯罪率,为我们华人谋取最大利益。大选之后,大大小小的议员们突然就好像变成了透明人,消声隐迹了。
这也无可厚非,我总认为西方民主多多少少有些愚民,每个人虽然有宝贵的一票,选哪个政党哪个议员都差不多,因为民主本来就是一种表面文化,是一种感觉,给人多了一种选择,虽然选择的结果未必有什么大的改变,老百姓觉得自己是自由作主的就好了。而民主和专制有时候并非站立在两个对立点,民主的国家并非一定清廉,专制的国家也并不一定绝对腐化。就像很久前有人告诉我,腐化是专制国家机器的润滑油,润滑后机器才能更好的运行。很多人也许不同意这种意见,算是一种现象吧。

在偏题后回到原题,我本人对议员们是有些失望的。就如我有个客户,之前她的先生因为被公共汽车司机疏忽撞死后留下遗孀和念书的小孩。案件刚开始时主流媒体大幅报道案件,议员们忙着抒发各自的同情和关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媒体失去焦点,议员们也就再也不关心了。案件还是在我手上,这几年我还是不停的写信给总理,移民局,各个议员们,要求他们给予一个合理的说法,要求对ACC法律作出变动,一个人有种孤掌难鸣的感觉。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在这里我想和客户说,不要放弃,至少我不会放弃你的。

亲爱的议员们,没关系,我知道下一次大选前我还是会再见到你们的,until the next time we meet。。。

最近还有许多其他大大小小的新闻发生,因为篇幅的原因,本文也不得不在此进入尾声。我很喜欢我母亲常常在我小时候对我说的话,“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翻译成中文就是“有志者事竟成”,所以用这句话结束文章,让我们共勉之吧。
在艾美斯律师事务所,我们会为客户利益一争到底,敢于挑战司法的不公正。无论案件轻重,事无大小,意在执着,提供电话咨询。我们办理的案件领域包括房地产生意买卖,信托基金,各类移民案件,家庭法,刑事出庭,交通法,商业纠纷,法律意见,债务,公司法,合同,民事纠纷,小额度争议案件,谈判等各类法律服务。

办公室: 09-969 1493 传真: 09-969 1492
法律事务:赵律师 021-02414488

电邮:info@amicuslaw.co.nz 微信:Amicuslaw
地址: Level 7, 175 Queen Street, Auckland City. CTS House中旅大厦